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音乐室里奸老师
音乐室里奸老师

音乐室里奸老师

一个星期五,下课后,我独自一个人在音乐教室练琴。

  当乐曲结束时背后却传来一阵鼓掌声,我回过头一看,不知何时,背后已站了三位学生,而三个人分别留着小平头,卷发及长发。于是我站了起来并微笑的点头问:“同学们!有事吗?”

  只见中间留卷发的那个人说:“没什么重大的事,只是有点问题想请教黄老师。”

  “哦!是什么事?”我好奇的问。

  只见那人道答:“我们只想问老师,我们是犯了什么错,竟然要遭到教官的责罚?”

  由于对他们三人并没有什么印象,于是我便进一步的问:“我这么会知道教官为什么要处罚你们呢?”

  只见留着小平头的那人狠狠得捉起我的手说:“黄老师,妳少装了!若不是妳,为什么我们全班都被叫到教官室前罚站一下午,并且都被记一次小过呢?”

  听他这么说,这件事在我的心里有了个谱,只是奇怪为什么我从没见过他们呢?于是我便问:“同学们,你们有修我的课吗?”

  “当然有修。只是我们根本就不在意这个学分,所以从来就没有上过课。所以妳要当就当,何必让教官找我们的麻烦?我们根本就没有惹到妳。”留长发的那人道。

  由于他捉我的手很痛,于是我就大声的说:“够了!你放手!我根本就不是针对你们,只是那一天你们同学很过份,所以我才会找教官诉苦。”

  此时他放开我的手,“啪!”的一声,打了我一巴掌说:“是吗?可是我们几个并没有来上课,却受到无辜的牵连,请问黄老师该怎么补偿我们?”

  我摸着疼痛的脸,冷冷的说:“难道你们逃课的行为就是对的吗,还敢谈什么补偿?”

  此时只见小平头来回的抚摸着胯下,并用色眯眯的眼神说:“就因为逃课不对,所以今天我们特地找黄老师来补课啊。”

  此时我见他们三人的眼神狰狞,已不如先前一般。于是便本能的将一只手护在胸前,并一步步的往后退。

  “当!”的一声,我另一只手已按在琴键上,后方已是无路可退。

  于是三人一步步的向我逼进。只见留卷发的道:“老师!不用怕嘛!只是来点健康教育的辅导,我们一定会好好的上课的。”

  此时,三人已挡住了我的去路,身后因为有钢琴挡着而无退路,而音乐教室只有一个后门。于是我便大喊:“来人啊!救命啊!”想藉此引起他们的慌张,以便用头部往三人中间的细缝中冲撞过去。

  三人被我撞了开来,本以为自己可以就此脱身,却没想到背后有一人捉住我的手臂,并狠狠的将我绕了个圈,用双手往我肩膀一推,就这样将我整个人重重的往墙上撞,我的背部被撞的隐隐作痛。不等我回过神,三人便是像饿狼般的向我扑了过来,并用手用力的拉扯着我的白衬衫。

  于是我只能紧紧地捉着衬衫的钮扣。但没多久,衬衫就被他们用力的扯开,并掉下了几颗扣子,露出了我24吋的小蛮腰。此时我本能的将手抱在胸前并紧紧的捉住胸罩的两侧,深怕自己的胸罩就这样被他们给扯下来。

  这时,其中一人把我从墙壁上拉起来,并绕到我的背后,将我的双手狠狠的往胸前拉开,并高举至我的头上,紧紧的用一只手捉住,并用另一只绕到我的左乳上左抓右捏地说:“妳再躲啊!现在学校都没有人,就算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妳的!”

  此时我被他抓着乳房,而胸前更是已无防备,我怕他们就这样扯下我的胸罩,于是便大力的扭动身躯,想藉此将手挣脱开来。

  没想到这一扭动却更引起了他们的兽性。只见另一人用手抓着我的右乳说:

  “黄老师扭动的身体好性感,真想赶快看看妳的胸部。”

  说完便将手伸入衬衫,解开胸罩的扣子并狠狠地扯下,在我的肩上留下两道伤痕。

  此刻我的上半身只剩一件已被扯开的衬衫,已近半裸的状态。于是三人便用手不停的在我33C的乳房上又捏又抓,而其中一人更是不断的轻捏着我的乳头,虽然很不愿意,但乳头还是慢慢硬了起来。

  好不容易我将身体挣脱了开来,并用双手护着胸部,披头散发的看着他们,不知为何流下了眼泪。

  我强忍的泪水说:“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是犯罪吗!你们到底想干嘛?”

  只见留长发的那人道:“我们只是想请老师教教我们什么是做爱嘛!更何况我们还未满18岁,就算是判刑也判不了多重,而且我们老爸又有钱,到时侯我们花钱和解,就当做是缴学费嘛!”

  我看着他们的表情好象是一点悔意都没有,于是便转过身想往后门逃。但此刻被高跟鞋绊了一跤,整个人便往地上趴了下去,更撞倒了几张课桌椅而隐隐作痛。

  然而此刻并不是喊痛的时侯。于是我赶紧起身再逃跑,然而不等我爬起,三个人已来到我的后方,并开始用力的拉扯我的衬衫及黑色的短裙。

  我不断地扭动着身躯并用手肘不断的向前爬,希望能就此爬出后门求救。然而我是一个弱女子,因此没多久就被他们扒光了身上的裙子及衬衫,而高跟鞋更不知何时就掉了。

  但不知为何,此时三人竟同时松手,而我的全身已仅剩一件棉质的内裤及一双丝袜。然而我没有多加思考而强忍着泪水,用尽全身力量往后门爬去。乳房及身体各处因与地板磨擦,皮肤上的汗水沾了不少灰尘,而丝袜更因此被磨破了不少的洞。

  当我爬到后门并打开门想放声求救时,不知是谁用手捉住我的脚踝并将我的双腿抬起,用力的往后拉,我全裸的上半身就这样伏在地上被往后拖去。于是我赶紧抓住门框并大喊着:“救命啊!快来人啊!救命啊……”希望自己的声音能就此穿过地下室的走廊被人听见。

  这时,只见一双脚走到我的眼前,于是我抬起头来看他,只见他抓住门说:

  “妳放不放手,不放手的话,便用门夹你。”

  而此刻是我唯一得救的机会,说什么也不能放手。于是我更大声叫着:“救命啊!有人被强暴啊!快来救命啊……”

  就这样“碰!”的一声,我的手就被狠狠的夹住。

  “哇~”我痛得叫了出来,并流下了痛苦的眼泪,但依然不肯把手放开。

  只见那人道:“手指再不放开,我就继续夹。”

  就这样,我真的痛的受不了了,才将手指慢慢的松开。

  这时他慢慢地开了门,我整个人就被往后拖了过去。

  我看着自由离我越来越远,一时之间也就放弃了挣扎,任凭给对方拖着。就这样,我不时地撞倒课桌椅,被拖到讲台前他才放开我的脚踝。

  这时我见后门已被关上,这时就算叫破喉咙,声音也会被音乐教室的隔音给隔掉。

  此刻的我已是逃脱无望,于是从地上爬了起来,抱着胸部跪在地上说:“求求你们!我知道错了,请你们放过我。”

  希望能藉此抚平他们心中的兽性,甚至是唤起他们的良知。

  只见留卷发的那人道:“你们说说看,是否要原谅老师?”

  只见小平头说:“我看这样的教训也够了,我们就原谅老师吧!”

  我见自己的哀求得到他们的放过,正庆幸躲过一劫想站起身时,却见小平头压住我的肩膀说:“黄老师,妳忘了说什么?”

  我被他一问,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想他们该不是反悔了吧?只见他说:“我们是干干3人组,简称F3,所以黄老师要说谢谢F3的指导,老师以后再也不敢了。”

  被他这么一说,虽然很不想说出这句话,但碍于此刻自己的狼狈样,且怕他们反悔,于是迫于无奈才说:“谢谢F3的指导,老师以后再也不敢了。”

  就这样他放开我的肩膀,让我缓缓的站了起来。

  我一只手抱着胸部,遮住我重要的两点走到讲台附近,用另一只手将胸罩捡起来,当我想走到课桌旁捡拾另外的衣物时,另外俩人却挡住我的去路说:“黄老师,他说要放过妳,可是我们两个并没有答应妳啊!”

  “你们到底想干嘛……哇!不要!”不等我说完,两个人再度扑向我。此刻留卷发的那人已绕到我的背后并紧紧的抱住我,且不断的用脸摩擦着我的背部说:“老师的背部好滑,好舒服哦。”

  就这样我被他们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的哭出来。在本能的反应下,我只能弯下腰并紧紧的抱着胸部,深怕自己的乳房就这样被他们再次捏抓。

  然而此刻留长发的那人已跪在我的脚下,并狠狠的撕破我的丝袜,用两手捉住内裤的边缘并做势要将它给脱掉。此刻的我已顾不得自己的胸部,将两手从胸部放开并紧紧的捉住内裤,说什么也要保卫住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

  此刻留卷发的那人伸直了腰,并用手将我的脸往后仰说:“老师不要哭嘛,就让学生好好爱你嘛!”于是便照我的嘴唇亲了下去,并用舌头不断的在我嘴里兜弄着,而一双手更是开始在我的胸前又捏又抓。

  此刻的我真的很想腾出手来拨开他的双手,但我若这么做另一人便有机会将我的内裤给脱掉。此刻我的心中只想着——能将自己的贞操给保住就好。已顾不得他用手捏抓我的胸部了。

  于是我只能闭着眼睛死命的捉住内裤,而泪水更是止不住的流着。虽然心里面对于给他们玩弄了有千百个不愿,但身体的乳头竟又被他们给弄得又坚挺了起来。

  不久,留长发的那人道:“老师内裤抓的紧紧的,都脱不来,我看你就给她锁喉吧!”

  我听到这句话,还没弄清‘锁喉’是什么意思,只见留卷发的那人已不再亲我,只是用两手成十字状的架在我的喉咙上说:“黄老师,妳再不放手,休怪我不客气。”

  然而我怎么可能会放手呢?于是他便开始使力,且不断用手臂压迫着我的喉咙。

  我被他弄得快呼吸不过来,一口气想咳也咳不出来,于是我只好松开双手。

  就这样,他才略为将手松开,而我则是“咳……咳……咳……”的将气给咳了出来。

  此时我睁开双眼,才发现小平头虽然没有动手,但已不知何时拿起了一具即可拍,正在不断的拍照,将我此刻的狼狈样全给拍了下来。

  这时留卷发的那人将嘴移到我的耳边说:“黄老师,从现在起妳可要乖乖的,相信妳也知道了锁喉的滋味,若妳不配合,我就再给妳锁喉。”迫于无奈我只能乖乖地点点头。

  本以为留长发的就这样将我的内裤给脱下来,没想到他竟将我的内裤卷成条状说:“黄老师还是不要穿三角裤比较好,这么滑圆的臀部还是穿丁字裤才比较性感。”说完还将条状的内裤往我屁股内的细缝塞。

  本以为这样玩就完了,没想到他竟站起来,用一只手开始捏起我的乳头,而另一只手则是不断的拨弄着我的阴毛。

  不久,他更不时的用手指往夹着内裤的阴唇来回抚摸。顿时一股如电流般的感觉直通脑门,虽然很想克制自己的反应,但身体的皮肤及乳头却依然起了不少的疙瘩。

  于是他歇了手说:“没想到老师这么淫荡,轻轻一摸就有反应了,待会还有更好的等着妳呢!”说完便将一只手捉住内裤的前缘,开始不断的向上或向前的拉扯着,而另一只手则更是不停的抓着乳房。

  如此一弄,我怕自己真的会受不了,于是便用双手捉住他正拉扯内裤的那只手。这时留卷发的那个人又开始微微的施力,好象是在警告我放手,而我真的不想再尝一次那种痛苦,于是只好将手放开,任凭他们处置。

  于是留长发的不断的拉扯着我的内裤,又不断的抓着我的左乳,而另一人则是用一手架着我的脖子,并腾出另一手开始抓起那空出的右乳。不久后我全身感到微微的酥软,此刻虽然是有千百个不愿,但心情已分不出是该兴奋还是愤怒。

  不久从我的体内流出少许爱液,他才放开拉扯内裤的手,并将手指伸到我的阴部附近。不久他将手指伸出拿到我的眼前,用姆指及食指玩弄着爱液说:“老师,才这样就这么兴奋了,等一下可这么办呢?”

  于是后头的那人道:“那就让老师给我们看看什么是兴奋的滋味吧!”

  于是俩人便合力将我的内裤扯至右脚裸上,并将我整个人抬上琴键上坐了下来。

  此刻的我,就这样赤裸裸的面对三个未成年的专科生,而隐约间还可以感到私处正流出少许的爱液。

  于是我羞红着脸并紧紧的夹住大腿,没想到俩人竟分别一左一右的将我的大腿给分了开来,一直到我受不了喊痛时才将脚掌给放置于琴键上。就这样,我整个人挂着一条内裤呈现大大的蹲坐姿势坐在琴键上,而私处就这样赤裸裸的给他们观看,真的很令我不知把做老师的尊严该放到哪里。而此刻小平头则更是加紧的按下快门,就这样闪光灯一闪一闪的已不知又照了多少张照片。

  不久,留卷发的那人跪了下来,并不断的用手指拨弄着我的阴唇说:“老师的臭芝麻好红润、好漂亮哦!且不断的流下密汁,真叫人好想尝一口。”

  被他这么一说,我整个脸更红得像苹果一般,而我的心里虽然很想克制淫水的流出,但这又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只见他将头靠近我的阴部,并打算用舌头舔我的下体,于是我将手放到阴部前说:“不要啊!这里臭臭。”希望能藉此打消他念头。毕竟现在的我虽然被看光了,但还能保有最后一份矜持,我深怕被他给舔了下体后,就连做老师的最后一矜持也没有了。

  然而他却拨开了我的手说:“就是臭,才能显示出黄老师的味道啊!就让我好好的舔妳的臭芝麻吧!”

  说罢,他就用手拨开我的两片阴唇,并将整个头埋在我的大腿里,开始用舌头舔起我的阴唇内侧,还不时将舌头伸入阴道内,而此另一人则是又两手不断的在我白嫩的胸部上又揉又捏。

  就这样,我被他们弄得快感连连,整个脑袋里一片混沌,就连最后一分矜持也放弃了,于是我害羞的闭上眼睛开始微微的呻吟起来。

  不久淫水开始从阴道内不断的渗出,沾满了整个大腿内侧及屁股沟。虽然我闭着眼,但也能从屁股的两块肉上,感觉到琴键上的一片淫水泛澜。就这样自己竟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此刻不知为何,两人都停下了动作。于是我微微的张开双眼,只见到两人正紧盯着我的私处,而小平头更是猛盯着我的私处拍照,从桌上散开的照片来看,相信已拍了不下三十张的照片吧?

  不久留卷发的那人走了过来,用食指拨弄着我的乳头说:“黄老师,妳一定很想要吧?”虽然此刻我已有点神智不清,但我仍保有最后一份理智的摇了摇头。

  于是留卷发的那人便说:“黄老师,不要再假了!淫水都泛滥成这样了还矜持什么?我就不相信妳还能挺得住。”话一说完,就迅速的用另一只手的中指插入我的阴道内,快速的抽插着,且不时用手指抠我的阴道壁,就这样我被他弄得一阵酥痒,恨不得有更大的物体来填满我的小穴,而不是只有一根小小的手指头。

  于是我只能迫于无奈的点点头说:“够了,人家……受……不……了……人家想要……“

  然而他并没有住手,而是更加用力的抠着我的阴道壁说:“黄老师,妳想要什么啊?”

  我只能害羞的说:“我想要……做……爱……”

  本以为说出后,他们就会让我如愿以偿,没想到另一人却说:“黄老师,妳想这么做啊?”

  “……”我迟疑了一下。

  只见他更加用力的抠着我的阴道壁说:“快说清楚!不说就不做了!”

  于是我只能放弃仅有的差耻心说:“插……小洞洞……”

  “要用什么插?”小平头附和着说。

  “……”

  “快说!”

  “用你们的宝贝!”我终究是说了出来。

  “黄老师什么是宝贝?我们没听过。”没想到他们依然不放过我。

  于是我只能说:“鸡巴,用你的大鸡巴。”我终究是豁出去了。

  只见留卷发的脱下裤子,并露出肿大的鸡巴,而这一幕也着实令我吓了一大跳,因为那根鸡巴少说也有17、18公分左右,而且又粗。我心理想着:虽然已不是第一次,但从来也没见过这么粗大的,深怕自己的身体会承受不住。

  于是两人将我从琴键上抱下来,并示意我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这时本以为他会就此插入,但没想到留卷发的却抚摸着老二站在我的眼前说:“黄老师,我是很想插入妳的臭芝麻,但是我的鸡巴干干的,怕插入时把妳弄痛,所以妳可要先把它舔一舔,我才愿意插入。”

  言下之意,是要我帮他口交。可是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又觉得很恶心,因此便不太愿意配合。

  这时他的龟头已在我的嘴唇不断的磨擦着,好象正等着我张开嘴将它含入。

  可是鼻子里微微闻到一股尿臭味,更使得我百般的不愿,便将头往右侧给别了过去。于是他蹲了下来抓起我的下巴说:“都已经这样了,还坚持什么?我就不相信妳多能撑!”

  说完便站起来并离开我约二步的距离,并对留长发的说:“给黄老师好好的招待一下,让她多享受一会……”

  这时我感到留长发的已用手拨开两块圆滑的屁股,象是要插入以满足我饥渴的肉穴,但没想到他竟又是用舌头舔我,而这一次除了私处外,竟连小菊花也被舔了,而我总觉得那里脏,因此没想到竟有人愿意去舔它,且不时用舌头尖往菊花穴兜弄着。

  就这样,我被他又摸又舔的竟给弄得更酥痒了,于是我不停的摇动着屁股,希望他不要再舔了,而内心的深处竟又不希望他停止,难道现在的专科生技巧真的都这么厉害吗?

  我微微的张开发抖的嘴唇,闭上眼睛呻吟起来,希望藉由闭上眼能减少自己些许的羞耻感,没想到此刻一根巨棒竟趁虚而入。

  我张开眼,只见留卷发的那人已将整只阴茎插入我的嘴里,并抓住我的头在我的嘴里一阵猛插,弄得我的嘴好象是要给撕裂开来。我虽然在大学里曾与男友有过性经验,但我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做过,而且这是我的第一次且是被强迫的,于是我的眼泪便决堤般的流了下来。

  没多久,我的小嘴就被弄得又酸又麻,接着他便在我的嘴里给发射了。他停止了动作,但依然压着我的头不肯抽出阴茎,逼我将精液全部吞下,因此除了少数流出我的嘴角外,大多数都被迫吞了下去。

  我从未给男人口交过,更遑论是口内射精及喝精液了,只是没想到第一次竟给了不知名的学生。想到这,我的眼泪更是一颗颗不断的流下。

  过了一会,他才满足似的将阴茎从我的嘴里抽出,而此刻他的阴茎虽然已略为软趴趴的,但依然比一般人的硕大,这或许是因为他还略为兴奋吧?而这时后面的那人依然用舌头不断的舔着我,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因此后面依然是被弄得阵阵酥痒的淫水直流。

  此刻之见留卷发的那人光着屁股走到书包前,从里头拿出烟并点燃了它,拿把椅子坐了下来,完全是不把我当做老师的抽起了烟并看着我。

  由于他的眼神直视着我,而我又被后面的那人给舔得呻吟连连,因此我只能害羞的将头往黑板的方向别了过去,希望能藉此避开他的视线,以减少内心的羞耻感。但他走到我的面前,并捉起我的下巴从嘴里对着我喷了一口烟的说:“黄老师,妳现在一定很想要吧?”

  “咳!咳!咳……”我被他吹来的烟给弄得咳了几声,便看着他的眼睛哭着说:“求求你们……不要再玩弄老师了,老师真的很想要了……”

  不管是谁,被强暴心里一定都不是愿意,但此刻的我,身体早就被他们给弄得酥痒连连,但他们却只是不断的玩弄我,使得我早已被挑起性欲的小穴一直无法得到满足。

  这时留卷发的那人将烟蒂弹了出去,并丢在地上后靠近着我的耳边说:“真的很想要吗?”

  我只能咬着嘴唇流着泪的不断点头。

  此刻留卷发的却又说:“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此刻我已不想先前那般的矜持,于是便说:“我想……要你的大鸡巴……来插我的小穴……“

  然而他却又说:“什么!要插妳的臭芝麻,那可要求求我啊!”

  我从来没听过给人强暴还要求别人。于是我整个人的手肘都跪倒在地上,眼泪在秀发的遮隐下不断的流下来。虽然此刻的心情已全然的荡到谷底,但后面那人还是不断的用舌头舔着我的屁眼及阴道,而此刻我真的已忍到极限了,于是我整理了情绪后便强忍着眼泪的说:“呜~我求求你……插我的小穴吧……呜……“

  于是他又抬起我的下巴,用舌头舔了舔我的眼泪说:“这可是妳求我们干你的哦!可不是我们要强暴你哦!”

  我只能无奈的点点头,带着哭声的说:“呜……是我求你们的,求求你们不要再玩弄老师了,快上了我吧……”

  留卷发的这才示意后方留长头发的那人住手,并站起身来往我的后方走去。

  此刻我的心里已有了准备,于是我便闭上眼睛,等着他的巨棒来喂饱我饥渴的小穴。

  然而我只感到他的龟头正不断的磨擦阴道口,并没有插入的意思,这或许是因为他的阴茎还没有恢复充血的状态。但磨擦了不久后,我便感到一个硬物直挺挺的对着我叩门,但却依然迟迟不肯插入,仍是不断的磨擦着。

  不久我听到眼前一阵相机的照相声,张开眼睛时才发现小平头正对着我此刻的淫相不断的拍照着。

  这时感到留卷发的已停止用龟头磨擦我并说:“黄老师,想不想插入啊?”

  这已是他重复问我的第三次了,而我依然只能点点头,期望他能尽快用他的宝贝来喂饱我那早已奇痒的小穴。都已经到门口了,他该不会是想就此放弃继续玩弄我吧?

  果不其然,只听他说:“黄老师,想插入的话就求他拿出鸡巴来给妳舔。”

  被他这么一说,使得我不知该这么办?而此刻我的小穴,早已被他的龟头给摩擦到奇痒无比而微微扭起臀来。

  若是一般的男人看到一个女人这样,早就恨不得快快的上了她来发泄。而他却依然能神态自若的玩弄我,使得我整个人好象都被他掌握在手掌中,这或许是因为刚才他已在我的嘴里发泄了一回。但若不是这样的话,便使得我不得不敬畏他了。

  他看我神态犹豫,于是又用龟头在我的阴道口磨擦了两下后便离开说:“黄老师,再不说的话,大鸡巴就不干妳了哦!”

  此刻我的性欲早就被挑起,被他这么一说,深怕他真的就此不做了,而令我的性欲无处发泄,因此整颗心顿时百感交集起来,也让刚停下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于是我只能哭着说:“呜……求求你……让老师帮你口交吧!”

  只见小平头拿下相机说:“黄老师,什么是口交?我听不懂!”一付摆明就是要欺负我的样子。

  而留卷发的便又用龟头在阴道口磨擦了几下后说:“快说!什么是口交,不说的话就不干妳了!”

  被他这么一说,我的眼泪更急的流个不停,于是便对着小平头说:“就是让你的宝贝……呜……来让我舔……”

  这时只见留卷发的又说:“都已经教妳这么多次了,还说什么宝贝,干脆我教你说一遍算了,就说——求求你的鸡巴让我的舌头好好的舔一下。”

  这时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还管什么羞耻心,于是我便又对着小平头说:

  “呜……求求你……鸡巴让我……的舌头……好好的……舔一下……呜……”

  这时只见小平头说:“哈……女人就是贱,我都说要放过她了,现在反而求我让她口交。”

  任谁听到他这么说,都会觉得气愤不平,但此刻我只能低头流泪,默默不语。

  这时只听他说:“很委屈是不是?再哭的话就不给妳舔了。”

  虽然并不是我愿意帮他口交,但我很害怕留卷发的会就此住手,于是便赶紧的摇了摇头说:“不是……”并咬着下唇,希望眼泪赶紧停下来。

  不久后我的心情已略为平息下来,于是我才又抬起头来看着小平头,这时只见他已将即可拍交给留长发的,而身上的外裤也早已脱了下了。只见他将内裤脱了一半,便露出早已不知充血多久的老二对着我。

  我正准备用嘴的去含他龟头,却听到留卷发的又说:“慢慢的舔,就像是A片那样的舔!”

  由于我高中、大学都是乖乖的学琴,因此天晓得A片是怎么演的。于是我摇了摇头说:“我……没看过A片。”

  这时只听到三人都笑出了声,不久才听到留卷发的说:“不会吧!长这么大竟没看过A片,我早就不知看了几百卷。”

  我这时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竟觉得自己有点无地自容的将头低了下来。

  只见小平头抬起我的下巴说:“黄老师,没看过没关系,今天就让学生好好教妳吧!”说完,弯下腰将我的右手给拾了起来,指引着我的手去抚摸他的阴囊。

  就这样,我跪在地下,整个上半身便靠一只手支撑着,而另一只手则是来回不断的抚摸着他的阴囊。不久他更指引着我的手去抓他阴茎,并示意我用嘴或用舌头去或亲或舔他的阴囊。

  我本以为他的老二早已充血,却没想到竟在我的手里又微微的肿大起来。不久在他的示意下,舔过他的龟头及阴茎后才让我慢慢的含入。

  而这一连串的动作下来,我的心并没有完全放在这里,因为我更担心的是万一伺候不好,使得留卷发的一走了之,到时又该这么办呢?所幸他依然只是用龟头磨擦阴道口或屁眼,且不时用手指插入阴道内玩玩,但就是不肯把阴茎插入,使得我一直无法得到性欲的满足,需求依然没有任何一分的减少。

  这时他看到我已含入小平头的阴茎,便打了我屁股两下,示意我站起来,而我也大概知道他的用意,于是便含着小平头的阴茎,让他抱着我的腰,帮助我缓缓的站了起来。

  此刻我已由小狗般的跪姿转换成弯腰鞠躬的姿势。他用手伸入我大腿的内侧打了两下说:“腿再张开一点,难道是没有给人家干过吗?”

  我大概了解他的意思,于是便将修长的腿更大的向外张开,没想到他磨擦了两下便噗嗤一声直接插到底,疼得我“哇~”的一声大叫出来。

  虽然我已有了心理准备,但总以为他会像先前一般的磨擦一会儿,没想到他竟是如此不怜香惜玉的便插入了,且是一插到底,完全不顾我的感觉。

  这时我是真的被完全强暴了,而他们俩人更是不断的抽送,使得我的嘴及阴道被两只阴茎给填的没有一丝空隙。在充血的阴茎不断的磨擦阴道壁后,更使得我的痛处渐渐的麻痹,反而被一波波强烈的快感给推向高峰,而这种感觉就像是久旱逢甘霖般,使得我的羞耻心已完全的拋至脑后。

  “啊……哦……喔……哦……哦……”我大声的呻吟,不断的浪叫,这种感觉真的是欲仙欲死,就连与我的男友做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样放荡的表现。

  若不是因为我的嘴被堵住,我想我一定会说出许多平日不敢说的话来形容我现在的感觉。

  就这样,“噗嗤!噗嗤!”地撞得我的屁股啪啪作响,而一对奶子更是激烈的摇晃着,一阵阵的快感不断的催化我的中枢神经,使得我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不久我感到小平头泄了,便看到他快速的将阴茎从我嘴里抽出,便这样射在我的脸上。而我本以为他会像卷发那般的射在我嘴里,使得我在没有防备下,让不少的精液射到眼睛及鼻孔里而咳嗽起来。

  留卷发的或许是因为已泄了一次,因此依然是扶着我的腰不断的抽插着,而这时小平头虽已泄了,但依然让我扶着他的腰以支撑我的上半身,但他的一双手却开始抓起我晃动的奶子又揉又捏。

  不久,留卷发的总算是泄了,我感到他赶紧的抽出阴茎并喷在我的屁股上。

  而此刻除了我的脸上及身上有精液外,其余三人皆已是满身大汗了。

  在这一阵玩弄下,我的性欲总算是感到满足,但却也是精疲力尽了;因此他们放开我后,整个人便感到一阵脚软,就这样赤裸裸的躺在地板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