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豆蔻年华被强奸的女生
豆蔻年华被强奸的女生

豆蔻年华被强奸的女生

她从小就是一个漂亮、乖巧的小美人。十五岁那年,她被附近三个男孩奸污, 父母不得已举家搬迁,由邻省红枫市近郊的钢铁厂迁到木桑沟煤矿。记得,她家 住在红枫钢铁厂附近由一二十栋红砖平房组成的小区。这个小区是铁厂最不起眼 的小区,叫拱坝小区,住户并非全是铁厂职工。居住区附近有农场、监狱、荒废 的矿山和当地有名的湖泊,以及高耸入云的烟囱。她读书的铁厂中学就在一根烟 囱下。父母是铁厂工人,她当时分不清“三班倒”的顺序,总觉得父母上班不分 昼夜。她是家里的独姑娘,红扑扑的脸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性格开朗活泼, 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街坊邻居特别喜欢她,谁都想抱着她亲一亲,逗一逗。 她常常背着书包一蹦一跳上学。她喜欢跳绳、喜欢唱歌,也喜欢跟大一点的 孩子去郊外游玩。她年龄虽小,但发育较早,出落得像一个高中生,她不太喜欢 跟同龄孩子玩耍。她的学习成绩也不错。可那会儿,大人不怎么督促孩子学习。 老师按部就班地教授,强调学习,但学生考试不及格,照常升级。她努力学习, 图的就是被老师表扬的那份骄傲与自豪。她觉得,面对那些家庭条件好的,住在 铁厂宽房子里的同学来说,她能在心理上战胜他们。

  一天下午,阳光灿烂的日子,邻居家三姑娘邀约她去农场那边玩。说是去摘 红子和毛栗。出了门,三姑娘又喊上两个大一点的男生和一个小男生。大一点的 高个男生好像在铁厂工作,他说他认识叶小翠的老爸。小男生,比她小住在拱坝 另一头,她知道这小男孩。三姑娘读高二,邻居们都说她有点野,叶小翠的父母 曾告诫她不要跟野姑娘在一起玩耍。他们沿着小区附近的菜地小道,经过荒废的 矿区,绕过湖泊,来到农场附近山坡。 山上开满野花,红子树丛散落在山坡和山崖上,阳光下鲜红打眼。她摘取刺 栗(毛栗)树时,不小心刺伤了手,指尖生疼,冒出了几滴鲜血。高个男生抓住 她的指头放进嘴里吮吸。三姑娘脸色不太好看。 她看出了三姑娘喜欢帅气的高个男生。先前,在山崖上的一块石头后面,如 果她没看错的话,他们搂抱在一起。这样的场景令她心跳脸红。现在,他含着她 的指头,却抬眼瞪着她的眼睛,她猛然抽出手,转脸向别处。她想对三姑娘说点 什么,却也无法开口。她丢下高个和三姑娘,跑下山坡。 林子边上一块大石上,她找着了另外两个男生。他们坐在石头上乘凉,大的 个男生在抽烟。他们摘了许多果子堆在旁边。她红着脸过去,他们没说什么。 你摘的呢?过一会,大的说。 那边。她回头朝坡上望去。 太阳落坡,太阳越来越红。他们一路往家赶。经过废弃的矿山那儿,他们又 说去里面转一转。一座山已经被挖去半边,从山顶到山脚,矿石输送带像一条弯 曲的老蛇。山脚几间破房子周围长满了齐腰的荒草。癞蛤蟆从建筑物潮湿的草丛 里蹦跳出来。叶小翠害怕。高个说,我们偷几个滑轮做滑轮车。于是,他们分成 两组,叶小翠跟其中一个大男生一组。偷滑轮的方法并不复杂。拿一根铁棍从输送皮带下撬出滚筒,抱着这玩意在 石头或铁轨上砸出滚筒中间的那一根中轴。两个金属滑轮就脱落出来。砸一个, 大约需要半个小时。废弃的矿区本来很安静,这会儿就听见清脆的响亮的哐当声 回荡在空旷的山窝里,着实令人发毛。 叶小翠紧张地四处张望。毕竟是偷东西,她感到手脚发软,神经紧张到喘不 过气。 不久,高个男身走过来,询问他们弄得几个。另一个说,自己看啊。叶小翠 蹲在一边,怀里抱着摘来的果子,面前堆了几副沾满黄油的滑轮,几个滚筒丢弃 在一边。高个用脚尖扒拉几下滑轮,嘿嘿笑道:小翠,怕什么,我们经常偷这玩 意。 太阳眼见就要落进山背后。西边的天空,残阳如血,煞是好看。叶小翠紧张 地看着他们在那边嘀咕一阵。高个反身过来收拾滑轮,他拔起一束草在滑轮上擦 来擦去,把上面的黄油擦掉,眼睛就斜着盯叶小翠。 叶小翠问三姑娘呢? 他回答在前边,一会就过来。然后,他们拽上她往尽里的山脚去,那边有一 间铁皮房。到了那里,他们坐在一块光滑的石板上休息。叶小翠说有点冷。他们 就笑话她大热天叫冷。高个拉她坐在他身边,顺势搂住了她的臂膀。她的心一下 狂跳起来,低下了头。他的手臂很有力气,紧紧地搂住她,他的脸就挨了过来。 我挨挨你的脸。他说。 叶小翠摆了摆肩头,试图甩掉他的手,同时朝另一个男生看去。 我就亲亲你,或者摸一下也行。说着,他就真的开始乱摸了。叶小翠羞得满 面通红,挣扎着起身,却被他死死地压制在石板上。他的手伸进了她的衬衣。 你再动,老子揍你!他忽然粗声粗气地说。就摸一下,摸了老子就松手! 叶小翠不再挣扎。让他摸一下吧,他说摸过就放开我。她闭上眼睛。他喝令 在一旁嬉笑的男生背过身去。那一个干脆走远一点。他摸完以后,甚至说了一句, 谢谢! 不过,他进而要求她去摸他。来,摸摸我!他说。 他不管她是否愿意,抓起她的手按在他的小腹上。她感到浑身发热,羞怯难 当。可不知为什么,她并不感到气愤,也没及时抽回手,而是让僵硬、不听使唤 的手停留在男孩温热的小腹上。接着,她摸着了男人的东西。她觉得好奇。手里 拿捏的东西怪怪的,像一根擀面杖。但她毕竟是女孩,脸红难堪不说,不愿被人 看出她在半推半就。 女孩的矜持与胆怯,使她猛然抽回手。他呢,毫不犹豫一把将她紧紧搂在怀 里,在她脸蛋上一阵狂吻。她极力回避,脖子伸得老长。她没有呼喊,也没有挣 扎,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笑,她觉得这些举动过于滑稽。 你说,男女为何不一样呢?他张口说道。 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回答他:不知道。 这时,那个男生回来,她便强烈地阻止他的张狂举动。可是,为时已晚,他们一起扒光了她的衣服,并强行与她发生了性关系。他们一个按住她,另一个爬在她身上,然后换上另一个。她觉得自己被人欺负,下体钻心的疼痛,她呜呜地哭泣。她看见脑后山尖被一片如血残阳笼罩,眼前迷蒙,疼痛难忍。

  正在他们将要结束卑劣的* 行为时,那个小男孩不知从哪里撞入现场。他看到了一切。两个大男孩嘀咕两句,高个男生过去把小男生揪过来。

  脱裤子!高个命令道。

  他不脱,吓傻了似的目视着被另一个男孩遮掩住的叶小翠。

  脱!不脱老子掐死你!

  小男头,强迫他爬在叶小翠身上。

  好了!他说,小子,你也干了坏事,不许对别人乱说。

  天色黑尽。叶小翠不敢回家,躲在菜园篱笆下,直到肚子饿得不行,才慢慢地摸回家。她父亲出门找她去了。她没有向家人提及自己的遭遇。但纸包不住火,由三姑娘嘴里传到她父母耳朵里。她父母被邻居怂恿,将两位强奸犯告上法庭。叶小翠从大人口中听到了* 、轮奸的字眼。她母亲为了这些字眼,几乎上吊,好在他父亲成天守着她们。她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母亲哭肿了眼睛,她也跟着哭泣。小男孩的父亲是当地医院一名医生。他跪在叶小翠的父母面前,央求他们原谅不懂事的孩子。他低三下气地一再强调:被迫、无意识。叶小翠的父母听后很生气。强调他干了那事。医生认可既成事实,跪地央求。我求求您了!医生匍匐在地,爬向前抱住被害人父亲的双腿,泪流满面。孩子12岁,不懂事呀,记录在案会毁掉孩子的一生。面对这一幕,叶小翠的父母同样痛苦不堪。但是,他们放弃了对小男孩的控告。两个男孩分别被判入狱12年和18年。那一年,叶小翠十四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