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民工们轮暴的妈妈
被民工们轮暴的妈妈

被民工们轮暴的妈妈

又是一个很闷热的周六,本来想睡个懒觉,但是8点多就流着一身汗被热醒了,直接就去洗澡了,妈妈听到我的声音也起床了,等我洗好了澡我妈妈的早饭也做好了,然后我妈妈也进去洗澡了。我迷迷糊糊的咬了口煎蛋突然想起民工的事情,趴到后窗户上一看,那个棚子里的民工都在后窗户下面眼巴巴的往上瞧,我比划个手势让他们上来,他们就绕到楼前上楼了,我开门一数,好多啊,快二十个了,心想一会完事了找他们要三份玩具钱。

  这帮民工们飞快的脱光了衣服,然后轻车熟路的走到浴室门口把门打开了,妈妈又发出了绝望的尖叫然后马上被人按住脑袋用内裤塞住嘴。妈妈应该是正在打沐浴液,身上滑滑的,妈妈拼命挣扎之下民工们有点抓不住胳膊和腿了。

  「抱住了给她冲冲。」

  然后一个民工就抱住了我妈妈的腰,另一个民工摘下了喷头朝我妈妈身上喷,其他的人就在我妈妈身上揉搓,但是目标都是那对雪白的大奶子,这对36D的雪白巨乳对这帮民工有莫大的吸引力。

  「别他妈墨迹了,冲干净了抬出来!」然后民工们才把我妈妈全身冲干净抬到卧室,把我妈妈按在床上用凉被简单擦了擦。我妈妈拼命挣扎,使劲摇着头,脸上满是绝望的泪水,我心想妈妈别怕,他们答应我了这次会轻一点了,不会再把你弄伤的。把妈妈擦完了之后离床近的民工们开始使劲蹂躏着我妈妈的身体,尤其是我妈妈那对雪白的巨乳,更是成为农民工们蹂躏的目标,一个奶头被一个民工掐住使劲的拽,妈妈的嘴已经被内裤塞住了,但我依然能听到妈妈因为疼痛发出的惨叫。他们居然骗我,说好了不能伤害妈妈的「放开我妈妈!」,我冲过去然后就被一个民工使劲扇了个耳光,疼的我差点背过气去,妈妈看到我被打了,眼睛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更加拼命地挣扎。「啪、啪」「给我老实点!」,刚才甩我耳光的民工舍不得扇妈妈绝美的脸,就朝着我妈妈的乳房使劲扇了两下,马上妈妈雪白细腻的奶子马上就浮现出了青紫色的掌印,我这时站在一边伤心的哭,不敢捂脸,一碰就火辣辣的疼,根本不敢想象妈妈的奶子被这么重的扇了两下还要被这帮民工又掐又抓会有多疼,一个民工抓住我妈妈另一个没有挨巴掌的奶子,俯下身含住了妈妈的奶头,使劲的吸,都发出了声音,吸了几下之后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用牙开始咬妈妈的乳房,咬了几下之后又使劲咬住妈妈的乳头往上拽,妈妈疼的直翻白眼,民工松开牙的时候我看到妈妈的乳头上都开始渗血了,另一个民工揉了一下我妈妈的乳房,结果把奶头边渗出的血抹到了满是牙印的乳房上,这个民工愣了一下,然后俯下身舔干净了妈妈奶子上的血迹。

  也许是刚才的血刺激到了民工们,对我妈妈的的残忍轮奸就这么开始了,有一个上次没有来的民工朝手上吐了口吐沫在乒乓球大的龟头上抹了几下,龟头上的泥和尿碱和着唾沫看起来非常的恶心,骚味刺激的我差点吐出来,然后这个民工跪到床上把我妈妈的双腿使劲分开了。手上扶着我手腕粗的大鸡巴在我妈妈的屄上蹭了几下,然后对准我妈妈的阴道口在我妈妈惊恐的目光下扶着大鸡巴使劲的肏了进去,马上我妈妈平坦的的小腹上就隆起了一个大大的包,妈妈浑身疼的像痉挛了一样抽搐,那个民工爽的浑身都哆嗦。

  「你可别就这么射了。」

  「啊啊啊,我操!真他妈舒服,这屄确实短,顶到最里边子宫就全包鸡巴头上了!还能哆嗦我操!二狗子,这娘们比你媳妇肏着舒服多了!啊啊啊」然后这个民工无视我妈妈的痛苦,双手扶着我妈妈的腰开始使劲肏着我妈妈,妈妈的小腹随着这个民工鸡巴打桩一样的大力抽插不停地隆起。

  「我草你妈!」那个二狗子好像明白了什么,就要打正在强奸我妈妈的民工,然后被别的民众七手八脚的抱住了。

  「哎呀我操也不怪老杜,你媳妇本来就骚,就你不知道!今天有这么个娘们让你随便肏你都积了八辈子德了,今天好好爽爽,有事回去再说。」「我肏死你我肏死你啊啊啊……不行了射了射了啊啊啊」二狗子被其他的民工七嘴八舌的劝住了之后,正在强奸我妈妈的民工也在巨大的快感下精关失守,使劲的狂肏了我妈妈几下之后趴在我妈妈身上,双臂环抱着我妈妈,龟头使劲顶在子宫里,然后巨大阴囊使劲收缩了十几下,将民工肮脏的精液通过马眼射出,在我妈妈娇弱的子宫里爆浆了。民工抱着我妈妈,射了十几下,足足有1分钟。

  这个民工将精液都射到我妈妈的子宫里之后又直起腰来,我妈妈这个时候也喘着粗气,颤抖着睁开眼睛,然后惊恐的看到小腹上的隆起大了好几圈,我妈妈也意识到这个民工将攒了许久的精液射在了自己的子宫里。然后这个民工慢慢拔出了巨大的鸡巴,妈妈的小腹也慢慢归于平坦,龟头离开妈妈阴道口的时候发出了「啵」的吸气声,然后大量的乳白色的精液和着少量黑褐色泥浆还有一缕缕鲜血顺着阴道口流了出来。

  「二狗子是我不对,你消消气,你来,让你泄泄火。」刚强奸过我妈妈的民工让出了我妈妈下体的位置,身高至少一米九的二狗子喘着粗气,瞪着血红的眼睛跪到床上,扛起妈妈的双腿,把20厘米长的大鸡巴对着我妈妈的屄使劲的肏了进去,因为有上一个民工的精液做润滑,二狗子的鸡巴飞快的在我妈妈的下体抽插,用我妈妈柔嫩的阴道和子宫发泄着愤怒,大鸡巴像棍子一样捅进我妈妈的阴道,小拳头一样的龟头使劲撞击着我妈妈的子宫,将我妈妈的小腹一次次的顶起来。二狗子看着我妈妈的眼神就像看仇人一样,仿手揉搓着我妈妈伤痕累累的乳,一弯腰,将肩上扛着的双腿压到了我妈妈的双肩上,然后用牙齿死命的撕咬着我妈妈的乳房和乳头。随着巨大的快感袭来,二狗子将对媳妇与朋友的无限怒火都射在了我妈妈的子宫里,顺着阴道口流了出来。妈妈浑身抽搐,双眼已经失去了光泽,看着天花板面如死灰。

  「我能先肏肏屁眼再肏屄不?」二狗子起身之后,下一个民工抢到了位置,犹豫了一下。

  「肏个屁,今天都没带套子,你到时候弄得这娘们屄里面怪埋汰的,我们还咋肏?」「肏嘴总行吧」

  「不怕被咬掉了就肏,这是轮奸的人家有钱人的老婆,这他妈不是找的小姐。」这个民工吓得一缩脑袋,就趴在我妈妈赤裸的躯体上开始强奸我妈妈,两只手揉搓着我妈妈伤痕累累的乳房,在我妈妈的阴道里大力的抽插。妈妈痛苦的抽搐没有唤醒这个民工的怜悯之心,只看到这个民工的鸡巴如同打桩机一般不断地加快频率,狠命抽插着妈妈的小穴,肮脏的鸡巴蹂躏着娇嫩小穴的每一寸肌肤,并且向着子宫发起冲击,「啊啊啊,这就是有钱人家的女人啊,肏着真他妈的爽,再有钱能怎么样,还不是被老子肏,啊啊啊啊好爽射了啊啊啊……」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二十个民工就在我爸妈的床上疯狂的轮奸我的妈妈,因为不用像找小姐一样按射精次数算钱,这群憋了好久的民工都是把鸡巴捅进我妈妈的屄里面就开始大力的抽插,快感袭来就拼命地把精液射进我妈妈的子宫里,反正不是自己的媳妇不担心怀孕,甚至是觉得把我妈妈肏怀孕才好。这帮民工根本就不把我妈妈当人看,在这些民工眼里我妈妈就是供他们发泄性欲的工具,每次都把一根根肮脏粗大的鸡巴捅进我妈妈的阴道里大力的抽插,巨大的龟头撑开阴道口和子宫口,在阴道和子宫里面疯狂的冲击。我妈妈阴道和子宫肉壁上的嫩肉由于满是污垢的鸡巴而摩擦力大大增加,变得红肿,充血,并且随着侵犯的鸡巴被拉出去。每次抽插的时候都会带出腥臭的精液和鸡巴上肮脏的的黑泥,甚至是触目惊心的鲜血。

  这些民工就像牲畜一样不知道疲倦,轮奸了我妈两轮之后,我妈妈的子宫里面满是腥臭的精液,妈妈仰面瘫在床上肚子就像怀孕了六七个月一样,这些民工就使劲按着我妈妈的肚子,然后大量的精液混杂着鲜血流了出来,这时候已经看不到黑泥了,我妈妈子宫和阴道里面的精液已经把这群民工的鸡巴洗了一遍。将我妈妈子宫里的精液排干净之后这群民工根本没给我妈喘息的时间,而是继续用我妈妈的肉体发泄着欲望,我妈妈的子宫颈已经彻底被肏的伤痕累累,整个子宫里面的嫩肉都因为这二十个民工前两轮轮奸时大鸡巴上肮脏的污垢快速的摩擦而肿胀充血,甚至是破裂流血,但是这群民工依然毫无人性的轮奸我妈妈,巨大的鸡巴使劲的穿过我妈妈已经满是伤痕的子宫颈,捅入我妈妈已经快被肏烂了的子宫,肿胀充血甚至有些地方已经被污垢刮伤的子宫壁紧紧包裹着民工巨大的龟头,巨大的快感让这群民工像野兽一样用粗大的鸡巴疯狂肏我妈妈的嫩穴和子宫,子宫里巨大的的疼痛使得我妈妈的子宫不断地痉挛与抽搐,但是我妈妈肿胀的子宫壁已经彻底包裹住了民工巨大的龟头,子宫壁包裹住龟头后的痉挛与抽搐带给了这些民工更加巨大的快感,使得这些民工更加疯狂的肏着我可怜的妈妈。于是这些民工越是疯狂的蹂躏我妈妈的阴道与子宫,我妈妈就越痛苦,子宫里面的痉挛与抽搐就越严重,民工们就更爽更舒服,就越发疯狂的蹂躏我可怜的母亲。

  我妈妈不断地被这群民工肏的疼昏过去,有一次次的疼醒。子宫数次被精液装满又被粗暴的挤出去。一个雪白的肉体就在一群肮脏黝黑的躯体里面被不停地摆布。鸡巴上升天一般的快感、我妈妈美妙的相貌与丰满的身材带来的视觉冲击、以及身份上的差距带来的侮辱的快感,使得这群民工仿佛不知道饥饿与疲倦,一轮又一轮的蹂躏着我的妈妈整整一天。我却只能瘫坐在墙边看着我的妈妈就这样被这群畜生轮奸凌辱。看着我妈妈的抽搐的身躯与下体不断流出的精液,我真的害怕了。

  终于噩梦结束了,在每一个民工都在我妈妈的子宫里射精了十几次之后,这群民工终于满足的离开了我家,临走的时候还拿走了家里所有的首饰,现钱和存折。看着本来肌肤雪白的妈妈浑身都是淤青,两个本来丰满白嫩的奶子上满是青紫看不到一点原来的颜色,一个乳头被咬的一直在流血,小腹隆起的像六七个月的孕妇,阴道口还不断流着腥臭的精液和鲜血。妈妈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生气,浑身抽搐与颤抖。我跑过去抱着妈妈哭的非常伤心,妈妈听到我的哭声好像回魂了一样,本来毫无生气的眼睛又充满了柔情与坚毅。一只手楼着我的脑袋,一只手摸着我肿胀的脸说:「妈妈好高兴江江保护妈妈,江江别哭,妈妈没事的。」之后被内疚折磨的我只能抱紧妈妈,哭得更加大声。

  【完】